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简

第1327章 你个贼喊抓贼的坏人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简 恋简 3031 2022-11-24 19:40

  傅衍夜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是机场的单独休息室里。

  她正缩在沙发里,委屈又害怕的抱着自己。

  傅衍夜一出现她便把自己抱的紧紧地,眼泪就要掉出来。

  他穿着黑大衣,双手抵着腰跨那里,不无失望的看着她,“你就那么想走?”

  那还用说?

  卓简看他一眼,很快就又执拗的低下头。

  “你醒来的时候谁都不记得,有个人先入为主的说你是他妻子,然后你就认定自己是他妻子,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或者那才是真正害你的人,他在跟你玩一个你所不了解的游戏而已。”

  “你胡说。”

  她抱着自己,不愿意相信的,甚至带着仇恨的看着他。

  那个人凡事都为她考虑,怎么可能是真正害她?

  “卓简,你现在不记得,我从小就洁癖,这一生只有一个女人,跟我回去,我们慢慢了解过去的事情好吗?”

  “你个坏人,贼喊抓贼的坏人。”

  他才一碰她,她便忍不住用力去推他一下,然后又把自己缩在沙发里。

  这个城市的所有人,都是坏人。

  她想着那些人叫她傅太太,她就觉得脑壳疼的厉害。

  她把自己抱的越来越紧。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头疼的厉害,好像,要裂开了。

  傅衍夜不说话,别人都站在外面,就他们俩在休息室里,长久的坐着。

  只是她在哭,而他无奈的在一旁望着她,她哭的他心烦。

  可是……

  傅衍夜喉咙动了动,不久后有电话进来,他接起:“喂?”

  “爸爸,你跟妈咪又出去了吗?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在外面用餐,马上回了。”

  傅衍夜回橙橙。

  “哦,那好,待会儿见。”

  橙橙得知他们马上回家,就放心的挂了电话。

  傅衍夜起身,然后到她身边后弯腰。

  她又躲,傅衍夜心疼的看着她,低哑的嗓音告诉她:“橙橙是我们的大儿子,他经历了很多,差点被害死,被人绑架了一年多,好不容易才回到我们身边,你若是有点善良,麻烦你回去后装的开心点。”

  “……”

  他只这样说完,便把她从沙发里抱了起来。

  卓简好像知道为什么那会儿她进来之前,有人先来消毒了。

  因为他有洁癖?

  可是他儿子被绑架一年多?

  那么小的孩子吗?

  那个小孩子看上去很懂事的。

  卓简一时没再反抗,只是被他抱出去的时候觉得有点冷,便在他怀里缩了缩。

  傅衍夜转眼看她一眼,大长腿迈开更大的步子朝着车前走去。

  王瑞在边上将车门给他们打开,他抱着卓简进去:“回老宅。”

  王瑞将车门给他们关好。

  后面好些随从都在他们上车后上了后面的车,王瑞开车载着他们在前面。

  卓简看着后面那么多车,情不自禁的嘀咕了声:“你每次出门都这么多人跟着吗?”

  “今时不同往日。”

  总有人想要把他的人抢走。

  他淡淡的一声,有些疲惫的看着窗外。

  他的心里现在,好像是碎的。

  他努力的拼凑,还能拼凑起一个好好地家来吗?

  他忍不住又转头去看她。

  可是她像是看个怪物一样看他。

  当年,他也是这样吗?

  他又认真看她,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

  就在他掏手机的时候,她以为他要干什么,吓的又离开他远一些。

  傅衍夜只是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然后朝着她的脸上照了下。

  已开锁。

  傅衍夜望着她:“明白吗?”

  卓简怔住了,这是什么时候录的脸?

  趁她睡着吗?

  可是睡着的时候应该是不能录脸的吧?

  那是怎么回事?

  “打开来看一看。”

  傅衍夜说着,将手机送到她面前。

  她满脑子都是可以打电话求救了,但是她在拿到手机的时候,先看到的是他跟他太太的合影,屏幕合影竟然那么暧昧,好像是在床上?

  卓简忍不住有点难受的看他一眼,觉得他也太不矜持了。

  她划了几下他的手机,没看到什么特别,便打开了他的通讯录,通讯录啊。

  他这两天有给国外打电话,而且看区号是她那边。

  卓简忍不住又望着他一眼,然后便想要拨打自己熟悉的号码,并且已经在悄悄地拨号。

  “你想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你的爱人还是你的仇人,再拨给他不迟。”

  傅衍夜没看她,望着窗外淡淡的提醒了她一声。

  卓简的心里像是张了根刺,突然被那根刺顶了一下,有些疼。

  卓简看向外面陌生的夜空,不久后擦着眼泪又看他一眼,觉得他不会阻止才拨了那个号码。

  “喂?是我。”

  “怕吗?”

  “嗯。”

  “别怕,这不过是我们人生要经历的小小挫折。”

  “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好像是A城,那个人,那个人……”

  卓简眼泪掉的梨花带雨,看向旁边坐着的人。

  她的英语很好,好到像是从小在外长大。

  “他不会怎么你。”

  “你知道他?那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她问。

  那头没再有声音,那从容不迫的声音。

  他没挂断,只是不再说话。

  任由她一遍遍的叫他,然后失望的挂断了电话。

  傅衍夜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她,任由她流泪,任由她委屈跟害怕。

  她得习惯。

  在她恢复记忆前,很多事情她都得习惯。

  他哽咽,然后却只是看向窗外。

  可是好像,连同窗户上,都是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哭的影子。

  车子很快回到家,傅衍夜下车前提醒她:“不要吓着孩子们。”

  卓简这才又抬起眸,泪汪汪的望着他。

  孩子们?

  “你哭的这么伤心,他们会害怕。”

  “……”

  她哽咽,却擦了眼泪。

  她无心吓着小孩。

  他在她擦干眼泪后微微一笑,然后下了车,从另一边去给她打开车门,又从里面把她抱出来。

  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感情跟温度,甚至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

  卓简仰着头望着他,她看不清他,她觉得被他抱着的地方都有些凉意,僵硬,她是害怕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一遍遍的抱她。

  “爸爸,妈妈怎么了?”

  橙橙果然还在楼下,见他们俩回来,立即跑过去。

  “崴了下脚,你怎么还没睡?”

  “哦,弟弟妹妹们都睡了的,我想,等你们回来,再睡。”

  橙橙站在那里,说着说着不自信的低了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