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碧落天刀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战事拉开帷幕【二合一】

碧落天刀 风凌天下 8896 2022-11-24 21:28

  那老者一脸的疑惑不解,在这仙阳城可是已经到了自己的地头了。

  凭自己的修为实力境界,自信稍微大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自己的感知,可此际刚才明明有修行者破境晋升,态势明显,自己也只是静极思动,意欲一窥谁属,可到了地方却毫无所见。

  甚至没有数丝马迹可循,这要是放在别的地界,或者两说,可是在仙阳城周边,居然还能瞒得过自己,还瞒得这般滴水不漏,可就是喋喋怪事了。

  他皱眉,仔细查看着周遭一切,乍然伸手一拂,道路两边的枯草应手飞起。

  老者凝目看去,只见两边枯草丛中,隐有嫩绿色泽显现,勃勃生机含而不露。

  那老者略一作势,一株草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

  仔细观视微呈绿意的叶片,老者眉头紧皱,手指头轻轻捻过去。

  「这分明是因为分润天地灵气聚拢余泽而得到的浓郁生机,否则何来这等新意……」

  一路往回走,沿路嫩芽儿更多更密集,更多生机随处可见。

  他之神识始终笼罩整段路途,一路查看过去,倒要看看由何处起,至那处终。

  好半晌,老者终于停步。

  「七十二里,竟有七十二里这么远……「

  老者是真个震惊了,按照他之前的感知,破境晋升者本身修为实力固然不俗,似有天级顶峰层次,但也就如此而已,可是一次破境晋升引动的天地灵蕴聚集,裨益笼罩范围内的生灵,这范围有点太辽阔了吧?。

  一念及此,忍不住摸了摸胡子∶「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

  跟着就又有些微微的思绪涌动。

  已经许多年没有回来老家看看,此次回老家给祖宗陵墓上香,仪式断断不能中途中断。

  可等仪式结束后已经一个时辰之后了,再赶过来查看,却哪里还有踪迹。

  原本以为晋升者实力不过尔尔,以自己的修为实力境界,一意追踪,不过等闲事,哪里想到对方手段高明至此,竟令自己全无头绪,欲寻无从。

  「不过不要紧,此人晋升之余所遗留的灵蕴中正平和,堂皇大气,更与我大秦国运丝丝相连,想来不是外人,既然在秦都左近…想来早晚总能知道根底,却也不忙急在一时。」

  老者飒然笑了笑,微微一伸手,在空中截取一段气机。

  随即便无声无息消失了,一如风印一般的过处无痕,全然留迹。

  不同于风印借大树之助方能不留痕迹,那老者才是去留无痕,自然而然。

  ……

  这会身在树洞里的风印正在一把一把的捆猫毛。

  「我了个去,这一次褪毛也褪得太多了吧。」

  风印是真的有点惊讶了。

  小家伙整个才多重的份量,可是这么些猫毛,份量快赶上体重了吧?

  风印不死心的将风影抓在手里看,原本是打算再掂量一下现在风影的份量,却见屁股后面,共得九条毛茸茸的尾巴,比之前又多了一条,整整齐齐,井然有序。

  风印见猎心喜,忍不住摸了一把。

  手感超级好的感觉刺激下,又摸了一把。

  然后手干脆就放在上面不拿下来了。

  风影呼呼沉睡,还没有醒来,自然不知道风印的上下其手。

  不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大妖王的级别,也不知道这货正在不断的非礼……

  待到将一边口袋的猫毛处理完毕,又往另一个口袋掏了掏,却是成功的掏出来满满一口袋蛇皮。

  幽魂蛇就只蜕皮一次,目前已经圆满完成,而那六条小家伙们,则是每个都是褪了三次。

  .2ksk.

  .2ksk.

  前前后后合共十九张蛇皮。

  风印将这许多蛇蜕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无语了。

  难怪自己口袋里就像是揣着一个装满了棉花的***袋!

  竟然这么多的零碎?

  再仔细端详,那七条不过筷子粗细的家伙,全都在最底层呼呼大睡。

  互相之间,盘成麻花了。

  」还真是……睡得挺舒服啊!」

  风印干脆每一个又再点化了一下,除了给小蛇的点灵点化,其他的六个小家伙都是聚灵点化。

  过犹不及,还须谨慎,来日方长,无需急于一时。

  而且这几个小家伙,都需要回到蛇族的。

  太逆天了,也不好吧……

  」既然睡得舒服,不妨再多睡些时候吧。」

  风印喃喃自语。

  随即又转念想到,小蛇都点化了,自然也不差风影一回,于是给风影也来了一下点灵点化,完整的点化。

  自己实力大幅度精进,就让风影小蛇也跟着迈进一大步,这才契合!

  于是乎,八个小家伙在口袋里无声沉睡,醒来不知何期。

  风印悄然遁出古树,正待寻找路途,前去仙阳。

  刚走了几步,突然间神情一凛「咦?「

  他看着路两侧露出来的嫩草,还有整齐的被排到一边的枯草,不禁皱起了眉头。

  「竟有高人来过这里!?」

  风印见状惊讶了一下。

  却也没怎么惧怕,哥现在也是属于半步云端的大高手了,就算打不过,我还能跑不了吗?

  以现在的修为施展偷天换日身法,就算是原主不偷天也要瞠乎其后,自叹不如。

  风印甚至感觉,自己的速度,可能比不偷天更快一倍都不止!

  有此依仗,现在的风郎中可是很有自信,很放心的。

  这也是他穿越到了现在这么久的时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我的生命我自己能保障,的那种绝对把握!

  这种感觉,便是在他初初得到金手指的时候都没有感受过,至少没有那么的实在感觉。

  安全感————因为自身强大而带来的安全感。

  ————主要是来自偷天换日身法的速度。

  这就是一个现代灵魂,与古代或者安平大陆这片土著江湖人的根本性不同显现。

  未雨绸缪,而且是烙印在基因里的未雨绸缪。

  一切皆以保命全生为先!

  ……

  岳州那边。

  吴铁军仍旧在与齐燕两国对垒,这段时间里摩擦不断。

  本来三方统帅基本都是势均力敌。

  在这大家都熟悉的地形中作战,说实话三位主帅对于附近山林什么地方可以藏两个人以上的地形都烂熟于心,真正拼的乃是硬实力。

  什么提前埋伏啥的根本不存在,尽皆末节。

  惟有在全面大战起来的时候,才能够用到那种手段。

  而现在,天寒地冻。

  大家都很老实。

  每天出门讨战,大家互相骂阵,不过例行公事,有个事儿做而已。

  慢慢的,齐燕干脆连出阵、例行公事都不做了。

  因为骂不赢,费心语在,骂战怎么可以骂赢?!

  费心语,现在对于齐燕两军来说,简直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嗯,这里所谓的无解,还不止是他堪称独步天下的脏口。

  若是之前的费心语,还好对付一点,也就是垃圾话脏口难缠,只要照面就强攻,攻得他无暇

  .2ksk.

  .2ksk.

  开口,自然有机会干翻他。

  或者以武力猛攻逼得他没时间开口。

  但是老对手们发现,这招对现在的费心语,没用了,或者说,费心语很乐意你这么干!

  因为费心语现在的修为,比起之前,至少翻了七八倍!

  这样的精进幅度,你让还几乎在原地踏步的老对手们,怎么打?!

  勉强上去对上,几乎就是送死啊!

  更有甚者,随着修为增长,费心语的毒嘴功力,起码暴增了百倍之多!

  一方面,他因为修为的增长,气脉更加悠长,一张嘴就是声震数十里方圆之地,便是聚集几百人的骂战小队,都拼不过他一个人,光是一个音量音浪就瞠乎其后,不是对手,骂足一整天,愣是不长出气,次日再来,又是精神奕奕,意气风发。

  另一方面,随着他的本身实力增加了,他的脏口范畴力度也就愈发肆无忌惮了。

  之前不敢骂得太毒比较有忌讳的那些,费心语现在骂起来格外流畅,端的百无禁忌,心道嘴到,不带打半点磕巴的。

  骂也骂不过。

  打也打不过。

  简直头痛至极!

  以至于坐镇帅账的吴铁军,每天早晨第一个命令便是「费心语听令!」

  「末将在!」

  「着你前去搦战!」

  「遵命!」

  然后费心语就带着人来了,阵前一站,射住阵脚,费心语就开始了这一天的表演。

  「儿子们,爸爸又来了……」

  然后就是提着对面的领兵将军的名字挨个点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花样翻新基本不重复。

  开始还是从十八代祖宗那些有名有姓的骂过来,包括每一代祖宗做了什么事情,娶了什么老婆,纳了几个小妾,都说有声有色,如同说书的一般,精彩纷呈。

  之后,把已知的、大差不差都说过了,又开始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的胡说八道,偏偏他的胡说八道,说得一本正经,说得煞有其事,就好像是真实一般。

  这般阵前讲故事下来,双方将士居然听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唯有被骂的这个,气的吐血。

  费心语今天来,明天来,今天来骂你家曾祖高祖,明天来骂你爷爷父亲,总而言之一代一代的都不是好东西。

  后来更过了,各种卑鄙龌龊下流的屎尿屁陆续有来,妙趣横生。

  诸如某某祖先上茅厕一时失足,掉进了坑里还不小心吃了一口……出来以后为了避免尴尬还对人说「味道不错……「云云,就是对面将领的某位祖宗干出来的,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还有目击者是谁等等……

  说的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

  当事人的这位将军气得肺气肿,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渐渐的,这货越发的放肆,今天到齐军阵前骂一天,明天到燕军阵前骂一

  天。

  以他今时今日的深湛修为,声音洪亮得不像话,骂将起来,三军上下罕有听不到。

  在他身后,还有部属们专门给他准备的水囊,骂的渴了,就喝两口水润喉咙,接着骂。

  端的气势如虹,无双无对!

  无敌于天下!

  而这种「战法」,还颇有成效,燕军的一位先锋在被骂了三天后,终于因为暴怒而失去理智,挥军出击。

  却被费心语锐势反扑,麾下三千人尽数死于非命,这位先锋本人更是被费心语亲手砍下了脑袋,示众阵前。

  而此后费心语愈发的变本加厉,干脆用大枪挑着脑袋在阵前耀武扬威。

  将各种挑衅,各种贱格,各种污言秽语

  .2ksk.

  .2ksk.

  ,展现演绎的淋漓尽致。

  终于又有几个燕国的将军忍不住冲出来「费心语闭上你的屎坑嘴,有种的单挑!「

  对此,费心语可谓正中下怀,来者不拒。

  很是干脆拍马而出,弹指顷刻之间连斩三将,端的轻松加愉快,信手拈来!

  所谓万夫不当之勇,大抵也就不过如此而已了吧!

  秦军士气自然大振!

  经此一役,齐国那边学乖了,任凭你费心语再怎么骂,我就是不出阵,你能怎么滴吧?

  但几位年轻比较轻的将军天天气得捂肚子,每天晚上都肚子疼。

  这混蛋的嘴,有的说,没的也说,实在是太气人了。

  费心语这般连番骂战,秦军方面都已经将费心语骂阵当做了娱乐活动。

  每次费副帅一出,己方众人都安安静静的,就等着听着副帅骂人过瘾。

  一个个眉花眼笑,激动得很,满脸满身满心的与有荣焉。

  连平常几个与费心语不对付的,被费心语气的快要死掉的将军们,也都是感觉很是过瘾。

  真正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确是适合骂阵这种活儿。

  简直是……死人都能被他气得再死一次。

  堪称独步天下,秀绝安平,谁与争锋?!

  众位将军亦因此而愈发的佩服吴铁军,吴帅果然是知人善用啊。

  将费心语的脏口用在这里,真真是战场上无上利器!

  这张嘴……佩服佩服啊!

  不愧是费家的人!

  而齐燕两军的士气之低迷,可见一斑。

  天天被骂不得止,还要无人敢出战。

  这特么是来侵略别人的吗?

  这是来挨骂的吧?

  如此骂了十天后,费心语一如昨日,正自鼓足了唇舌骂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兴高采烈,干柴烈火之际,陡然惊觉东风鼓起,春风浩荡。

  一股暖意,随风而来,三方大军,齐齐精神一振。

  这一股乍现于严寒中的春风,几乎代表了大战即将打响!

  齐燕两国,十几路兵马,齐齐而出,强势包抄费心语,务必要留下这个祸害!

  两国将军们此番而可是铆足了力气,说什么也要将这个***拿下!

  一场大战,在春风乍然现临的当下,骤然引燃

  然而费心语率领麾下的前锋五千兵马,在敌军优势兵力的围困下左冲右突,高呼酣战,不但不思突围破局,反而锐意反扑。

  而这样一来,他

  们自然被敌方的优势兵力围困得铁桶一般,岌岌可危。

  然而费心语此举却非是无谋少智,而是他在吸引对方投入兵力。

  若非如此,帅台上的吴铁军,看着费心语在阵中鏖战,战场上血雨横飞,早早就下令救援了。

  显而易见,他和费心语的打算一样,就是要把对方给逼出来。

  诱出来。

  对方现在看似出动十几路大军,但实则不过仅仅三万余人投入战场而已。

  单就这股军力而言,固然已经可算是一场大战。

  但距离两人的预期,还有不少差距。

  「大帅!」

  旁边,一位将军眼看彼端战局,已是心惊肉跳。

  这燕齐两国的兵马,一个个面目狰狞,如同要活活吞了费心语一般。

  这货,实在太能招惹仇恨了。

  哪怕付出性命能给他身上开个口子,甚至是咬他一口,那也是出了一口气。

  费心语的形势很危险。

  就算他现在修为暴增,乃

  .2ksk.

  .2ksk.

  是冠绝当前战场将帅之人,一旦孤身陷入万军丛中,仍旧难免力尽而亡。

  可吴铁军迟迟没有下令救援,他在等对方的主力行动。

  因为他知道对方两国大帅,也正在等着他救援费心语。

  在这种时候,大家就是在拼一份耐性。

  敌不动我不动,谁先妄动,便是启败之始!

  彼此都在等一个可以改变战局的契机。

  而这个契机,或者要用成千上万的性命来交换。

  三位主帅,尽皆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慈不掌兵这四个字,在这里、在这一刻,得到了最最淋漓尽致的演绎。

  费心语如同一条怒龙,率领手下,组成他最熟悉的鬼将军阵,盘旋往复,左冲右突,首尾相顾,彼此周护,纵使在十路大军铁通包裹围剿之下,竟是不落下风,尤自招招反击,时刻争先。

  所过之处,敌军纷纷落马。

  费心语手中长槊如怒龙,如恶虎,每一次挥出,都最少有十几人落马,或胸口或者咽喉处血洞分明。

  下手狠辣,招招夺命。

  便是这般狠斗,仍自是手不停口也不停,一边杀一边骂,一边骂一边杀。

  言语措辞之恶毒,谩骂词汇之丰富,垃圾话之瑰丽纷呈,令到周遭围攻他的敌军一个个气得满脸通红目中喷火。

  实在想不到想不通,这货嘴这么毒怎么活这么大的。

  明明是兵凶战危如斯,怎么还有闲工夫打嘴炮,都不会分心的吗?

  而他这么的吸引怒气值,自然也就令到众多敌军向着费心语的位置越包围过来,越围越密集。

  于是乎,费心语的大招终于开始发动,真正做到了一打一片,一打一片……

  倒也真亏了此獠为大幅度精进,即便这般强横输出,一时半会之间仍旧支撑得住,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就是这般没错。

  但即便围攻难以得手,久攻不下,对方却始终都没有再派出来新的兵马参与围剿。

  帅台之上,吴铁军轻轻的叹口气∶「不愧是百战老帅!」

  于是下令鸣金收兵。

  费心语一马当先,带着人往回杀,状态愈趋疯狂,但是对方怎么容许他回去?

  好不容易包围住了,包了饺子,势必要将这个脏嘴留在此地!

  于是便越发拼命。

  双方以搏命之势轰然碰撞,登时便有数百人瞬间落马,尽赴黄泉。

  但这些人却凭着这股子血气之勇,生生将费心语气势如虹的冲势遏止住了!

  吴铁军见状不禁皱眉,挥手∶「万人先锋队,两路出击,接应副帅,其他兵马,燕翅前压。」

  「遵令!「

  两路人马,好似怒龙出海一般冲了出去。

  全军更列阵燕翅,两侧压上,才一动作,威势先启。

  当当当......

  对方两国大军那边也自鸣金收兵,都看出来吴铁军没存好心眼,这种时候实在不宜决战。

  吴铁霏准备得太充足。

  勉强与之对撼,实在是太吃亏了。

  而随着两国大军的鸣金号令响动,呈现胶着之势的三方战场局面登时为之一变,变成了费心语转向回头,重启追杀。

  显而易见,这货在得了便宜卖乖。

  「不是要杀你们老子我么?哈哈哈……儿子们,你们的亲爹就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哦哦哦哦吼吼……「

  声音之贱,便是连他身后的自家部属们都是一脑门子的黑线。

  燕齐两国率兵将军都是死死的咬着牙,咯嘣咯嘣响。

  .2ksk.

  .2ksk.

  但将令已下,现在就只能撤,既定战术已告失败,必须依军令而动。

  嗯,在这里要略略解释一下,战场争斗,绝不是简单的拼杀就能奠定战局的。

  尤其是那种身经百战的老帅,施放号令更是谨慎之极。

  各种试探,各种预判,各种斗智斗勇,花样百出,陆续有来。

  想要痛快淋漓的决战一场,一战定输赢……

  在这等老帅之间,基本就不可能。

  而对方两位老帅坐镇,压制吴铁军,就是要磨掉吴铁军的耐性,迫使吴铁军先出击。

  一旦有所为的话,便会露出破绽,或者说可供攻击的漏洞。

  但吴铁军分明是看破了两边的心思,不上当的同时还摆出来反向的口袋阵。

  两位老帅在考虑利弊之余,只能撤军。

  因为压上去追击费心语的话,就要钻进了对方的口袋之中了。

  这不但是不智之举,更可能造成溃败之因。

  一场厮杀后,战场上终于重归平静了。

  费心语五千兵马损失了八百余,而对方则留下了超过三倍以上的尸体。

  主要是费心语这边心里有数∶重伤不要紧,别丧命就还能活。

  己方重伤的同袍都被保护了下来,很少有那种豁命决死,不顾性命,拉着对方一起死的。

  这也就导致了,秦军方面伤员多,阵亡的却少。

  但对方就不同了,被费心语几乎气炸了肺,根本不顾生死的豁命搏杀。

  双方打扫战场。

  费心语回营,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可把费心语乐得合不拢嘴,可一句话就彻底改变了众将的立场————

  「你们这帮***吹捧的老子心里挺愉快……「

  你说将军们不生出想要吃了他的想法,更待何时。

  但这货刚刚大战结束,骂了几句就去迎接同袍遗体了。

  虽然是打了胜仗,但是费心语脸上的阴郁,众人都看得出来,这货的心里其实是很难受的。

  这一阵,好多老兄弟都阵亡了。

  吴铁军叹口气,制止了众人跟上去。

  他的意思大家都很明白, 让他自己一个人独处一会,哭上一场吧,跟过去,他哭不出来更难受。

  」春风来了……大战,不远了。」

  吴铁军看了看天空,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战,不知道多少兄弟要离开了啊……

  ……

  亦是在春风吹起的这一刻,风印悄然进入到了仙阳城内中。

  他的身份早就造好了——董德多。

  很好听还很好记的名字。

  …………

  【加快节奏了。】

  .2ksk.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